当前位置:首页    医院文化    新闻浏览

目光看到世界 心光照见人性

时间:2021-5-19浏览:621

写在2021年世界读书日之际

邹平市中心医院  刘敏

我一直坚信一句话:人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无论是谋面的相会还是网络的联结,世间一切的发生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虽然我们不自知,但在冥冥之中上苍已经给我们彼此安排好了所有的经过和发生,只等着每个人在生命中去迎接这些发生和经过。

 

缘于书店朋友的推荐,让我有幸接触到了《目光》这本书,或许是出于对阅读的渴望,又或许出于对闲适的填充。当日便买来了《目光》一书,并一气读完,书中的内容深深的打动了我,深深地吸引了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作者在书中的文字与我而言,有许多的相同或相似的认同,这或许是出于心理学中的相似性吸引的缘故吧!相似的情感、相似的认同、相似的追求、相似的梦想、相似的抱负......所有的相似会让两个人之间、人与人之间产生无比强大的能量,这是不是一种场域的汇聚,这是不是一种事业的共同追求,这是不是共同梦想的打造,这是不是一种共同意志的锻造,这是不是一种执念的坚守,值得我去深深的思考。

 

若不是因遇见《目光》这本书,或许此生再难想起该书的作者,也很难再想起作者遭遇的不幸给社会带来的伤痛。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再次提及曾经被我或者大多数人忘却了的作者的名字,他就是在2020年1月20日,发生在北京某家医院(我没有记住作者的单位)被患者砍伤的年轻博士生导师——陶勇。

 

陶勇与我相仿的年龄,在地位上、身份上、层次上我无法与他比拟。但在他的著作中,我却与他有诸多共同的感受。

 

他没有被这次噩耗的遭遇所压倒,也没有被这惊天霹雳、突如其来、危及生命的噩运所困扰,而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走出了急性精神创伤之后的阴霾,并理智的分析了施害者的境遇,并由小及大的洞悉到了隐藏在其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如果说目光可以让我们看清世界的话,那么心光便是通向人性的眼睛。

 

一个在最基层的医务工作者,没有像陶勇教授那么高的研究建树,但在自己的岗位上也直接服务或间接服务了不能在记忆中提取数量的患者。期间也收获了感动,收获了酸痛。

 

医生是人,不是神。当面对一个个鲜活生命在医者面前承受着疾病的折磨,我们却束手无策的时候,医者内心的那种无助、无力、无奈显得更加苍白。陶勇是一个首都三级医院的专家,每天接诊上百个病人,即便通过自己加班加点的加号、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依然不能缓解蜂拥而至患者数量居高不下的现状,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和强度之下,依然褒有一颗怜悯的初心,通过自己的力所能及去帮助那些弱势家庭,但一个人的力量在面对如此庞大社会需求的体量之下,又是多么微不足道甚至是无济于事,医者不求患者会给予多少、多大的回报和认同,只求一颗职业的初心被理解和接受,便是莫大的宽慰。医生是人,不是神。他也有七情六欲的生命情感,也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我也是一个农民的孩子,贫穷在我的记忆里就像一把刀,深深的刺疼过我的心,我深知贫穷的可怕,更能体会到贫穷再加上失去健康的那种茫然失措,就像在大海中突然失去航向的小船,心中充满着孤独、恐惧、无望,面对每年因疾病导致贫穷或让贫穷加剧的家庭,我也曾无数次的叩问:如果此刻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甄别并实施精准救助的话,就如同为失去航向的小亮起了一个灯塔,竖起了一面有力支撑的墙,托起一个家庭或一个病人对未来看到的希望。我不愿意看到各种疾病而带来的水滴筹,因为我的心会被自己的微薄与苍白刺得发疼。

 

心存感恩,是最大的福报。趋利避害是每个人的心理倾向。谁都愿意自己好,绝不会愿意自己不好。但有的人却把自己的不好认为是别人好带来的,也有的认为为了自己好,别人不能好。但又有谁知道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好坏之分,哪里又有优劣之分。陶勇教授所诊疗的这些患者中,他们一边承受着亲人疾病带来的精神煎熬,一边承受着生活前进中的窘迫,但是他们依然能够乐观的活着,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幸福,活着才能创造幸福。但生活中,快节奏的生活,把我们的精神带到了无数个明天、无数个未来、无数个期盼和等待中。哲人说,我们的身躯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但是否思考过,如果只有一个在路上,时间久了,我们的躯体和灵魂便分离了,身体永远追不上灵魂,导致躯体随着灵魂一味的向外寻求、奔跑,自己的内心失去了本有的火热和温存,更谈不上感恩了。心存感恩之心,心中自然会存持敬畏;心存感恩之心,心中自然升腾善念;心存感恩之心,心中自然明晰自知与不自知;心存感恩之心,心中自然会持久弥漫着正念。无数个正念汇聚在一起,所产生的力量没有一个量词去描绘他的庞大。

 

慢下来,体略沿途的风景。人生是一场旅行,也是一场修行,绝不是一场比赛。比赛在乎的是结果,而旅行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信息时代的加速,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人们的生活越来越理性,完全忽略了身体的感受及情感的互动。无论是医院就医的人群,还是商超购物的群众,还是路上开车的行人,都像在和时间赛跑一样狂奔,在狂奔的过程中,无论哪一个环节没有随了自己的意愿,动辄拨打了投诉电话,或者恶语相向,再有就是变为隐匿的压抑,说不定哪一天自己内心承载不了这份压抑的时候,便会用一种失去理智的行为表现出来,攻击也好,自缢也罢,不同的形式体现着相同的缺憾。过于疾驰的执念,在个体表现出来的是一个独特的世界,在社会浮现出来的是群体的风气。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社会的多样化不是不允许形形色色的物质世界,但所追求的是生命本源绽放的多彩。

 

俗话说,冲动是魔鬼。冲动的背后恰恰是冲动者内心的空洞,是一种自得实现不了的抓着不放,是一种执念如我所愿的迫切达成。在医学上,怒,会让人的意识范围缩小,会让人的意识清晰度下降,此刻连自己都识别不了的人,如何与沟通的对象共情,如何实现理解和敬畏?如何实现人与人之间交往的真诚?心理学家荣格说,人的任务是意识到潜意识里涌动的内容。慢下来,是觉察自己的开始,觉察自己,才能慢慢的学会自己疼爱自己,并知道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外在的疼爱,心中爱的升起,便是滋养的田地。

 

陶勇的《目光》一书,正如作者本人所讲,绝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当下社会开启一扇文明理智的大门,让全社会去冷静的思考,我们社会的文明与和谐应该如何去创造。陶勇深深的理解施害者,但绝不会原谅施害者。原谅意味着无知的妥协,同时也是对法治、规则的无视,医患关系只是庞大社会关系中的一个具象,但它又会折射出整个社会关系的普象,普象是一个个具象汇聚而来,具象又会受到普象的影响和约束。我内心虔诚的希望,陶勇事件既是医患关系不和谐方面的终结,又是医患关系和谐方面的开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战胜疾病;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使命:敬畏生命。

 

一位朋友在读完《目光》时曾留言给我:昨晚读《目光》,我是忍着泪水读的,作为一个非医务工作者,我被陶勇医生的内心的强大和富足给深深打动。我相信作为医务工作者的你们更会感同身受,触动心灵。我认为这本书给我们的是一种精神信仰,这比我们给职工开多少次会议,灌多少鸡汤,甚至是金钱所比拟不了的效果。

 

目光让我们看到幸福的生活,心光让我们把幸福烘焙出普世的花朵。愿天下无疾,世间安康。